煤炭资源税改山西上报税率8% 煤检站退出历史舞台

作者:新蒲京冶金矿产

昨天(12月1日),是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正式实施的日子,由于其具体税率由省级政府在规定幅度内确定,各省份的选择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作为煤炭大省,山西省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山西省财政厅官方获悉,山西省上报的煤炭资源税率为8%,正待财政部批准。  与此同时,山西省的煤炭清费举措也行至重要节点。昨天零时,晋能集团在阳泉太旧高速公路煤焦管理站举行撤站仪式,标志着山西省境内所有公路煤焦管理站点全部撤销,存续了31年的山西公路煤焦管理站点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一破一立之间,山西煤炭改革已然拉开序幕。  “煤检站”退出历史舞台  11月27日,山西省正式发布《山西省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改革方案》,从12月1日起,全部取消相关企业代行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全部取消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撤销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稽查点。  昨日零时,曾遍布山西省的1000多个煤焦站点已被撤销,来往车辆上路亦无需携带煤票。  按照山西省委省政府关于公路煤炭运销管理体制改革的总体要求,上述《方案》中3个“全部”涉及的内容为:一是全部撤销20家政府机构对企业的21项行政授权;二是全部取消9种票据;三是全部撤销1487个各类站点,其中公路站点170个。  针对于山西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稽查点的撤离,还要求在月底前全部拆除相关设施,与此相关的,晋能集团内部有5万余名职工将转岗分流,妥善安置。  近一周来,山西省政府高层已经针对煤焦领域的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多次开会,据山西新闻网消息,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几日前的全省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改革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要“坚决打赢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改革攻坚战”。  据悉,山西省现行的煤焦公路运销体制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1983年10月和2002年7月,山西省政府先后批准成立了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和山西焦炭集团,并授权两家企业设立相关站点,行使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的有关行政职能。  新华社报道的数据显示,30多年来,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和山西焦炭集团所设站点累计收缴能源基金694亿元,查验补征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1316亿元;代征焦炭生产排污费69.3亿元,收取焦炭运销管理服务费23.7亿元。  煤企负担明显减轻  按照国家财政部此前的部署,12月1日是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的时点,而具体税率由各省份拟定并上报财政部批准,给出的税率选择区间为2%~10%,作为煤炭大省的山西省税率究竟会定多少已成业内焦点。此前山西省一系列的涉煤收费清理整顿工作,包括可持续发展基金的停收甚至运销改革等似乎都在为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铺路。  “煤炭资源税目前还没有确定,我们已经上报给了国家财政部,现在还没有批下来。”昨日下午,山西省财政厅办公室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山西省上报的税率是8%。  一位山西省政府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山西煤炭资源税税率的确定基本上是采取了此前资源税外加可持续发展基金等基金的折算方式,8%的税率相比之前,煤企负担是明显减轻的。  据山西新闻网报道,通过一系列清理整顿工作,山西省全省已经为煤企减负108.5亿元。其中主要包括煤运系统收取的经销差价74亿元,市县政府自设收费及各类乱收费、乱摊派33.6亿元。根据省财政厅测算,煤炭企业实际负担率降至10.6%,较清费前降低4个百分点,减负27.5%。

2015年1月25日,历时7个多月、几易其稿的《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正式发布,全面深化煤炭领域改革工作启动。 刚刚结束的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议批准了省长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李小鹏在《报告》中分推动煤炭消费革命、供给革命、管理革命三个层面,描绘出山西煤炭革命的新路径。 清费立税打基础 运销体制改革突围 清理规范涉煤收费是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简政放权、规范市场秩序的重要举措,是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基础和前提条件。 2013年7月25日,山西推出了《进一步促进全省煤炭经济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增长的措施》。2014年5月8日,山西省政府又出台了《进一步落实“煤炭20条”的若干措施》。 专门面向煤炭的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全部取消,违规收费项目全部取缔,保留的收费项目全部规范;推进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从低确定税率;暂缓“两金”提取,三项合计减轻企业负担320多亿元,吨煤降低成本40元。 据统计,通过清费立税,2014年山西共为煤企减负108亿元。 2015年1月1日,山西煤炭资源税改革正式落地,从价计征税率确定为8%。8%的税率,相比之前的综合负担率,是持平还是下降? 据记者了解,此次税制改革取消了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三项规费,连同原有从量计征的煤炭资源税一并计算,此四项税费负担的实际税率远大于8%。仅从这一点看,实现了减负初衷。 接下来,改革的第一刀砍向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为集中的是解决晋能集团政企不分、统一经销等问题。 在30多年间,晋能集团执行省政府赋予的相关职能,先后代收过能源基金、生产补贴款、专项维简费、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基金。山西煤炭公路运销票据如《山西煤炭销售票》等三大类、设立的公路运销煤炭管理站点六类,均由晋能集团管理和运营,杜绝了煤炭管理中的跑冒滴漏现象。 但随着形势的发展,晋能集团承担的行政管理职能造成了不公平竞争,其旗下有些煤运公司借行政手段牟取利益,而其自身也正在为现有销售管理体制的变革买单。 2011年,山西省相继取消外省煤炭入过境服务管理费及煤炭运销服务费、管理费,企业公路站点失去经费来源,晋能集团只得进一步强化统一经销求自保。统一经销、收取差价,使煤炭供需双方不能直接衔接,经营环节增多,企业负担加重。地方政府搭车收费、乱摊派、乱罚款。 山西省政府第64次常务会议要求,从2014年12月1日起,全部取消对相关企业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全部取消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撤销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和稽查点;12月31日前,全部拆除省内各类公路煤炭、焦炭检查站和稽查点的相关设施。这些措施被迅速落实。 紧盯体制性梗阻革弊正风 任何一次改革,都是对既定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但山西煤炭已别无选择,即便是仅仅从经济层面考量,从外部环境看,煤炭市场供过于求的格局短期内难有改观;从山西内部看,煤企亏损蔓延,拖累经济社会发展。 因此,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规范政府与企业的定位,按照“凡是能由市场决定的都交给市场”的原则,由市场决定煤炭资源配置,政府*大限度减少对微观事务的管理,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是山西煤炭产业实现市场主导型转变,破解资源型经济困局的不二选择。 2015年1月25日,《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正式发布,拉开了山西煤炭革命大幕。今后很长一个时期内,山西将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向“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转变。 根据《意见》,2020年前,山西省原则上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除“关小上大、减量置换”外,不再审批建设新的煤矿项目;严格执行控制煤炭产能增长的产业调整政策;停止审批年产500万吨以下的井工改露天开采项目;全面推进煤炭资源一级市场招拍挂;2017年前基本解决现有采煤沉陷区受灾群众的安居问题。 王儒林在一次考察调研后举例指出,1998年2月国务院令《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就明确规定,探矿权、采矿权要通过招拍挂方式取得,而山西煤炭资源配置到目前仍然没有实行招拍挂,成为全国主要产煤省中*没有公开出让矿业权的省份。 “煤炭资源配置特别是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都是采取行政推动、政府决定的方式,这样做固然有速度快、效率高、能够强力推动等好处,但这种做法也很容易为官商勾结、巨额利益输送、非法获利等严重腐败提供土壤和条件。”王儒林说,煤炭建设项目的核准审批,涉及十几个部门,多头管理,职能交叉,要经历5个阶段、四十五项层层审批,有的审批还互为前置。这5个阶段,仅走到第三步“核准”,平均用时4.46年。 新出台的《意见》着力解决的正是行政干预过多、审批事项繁杂,部门多头管理、监管方式落后,市场机制不完善、权力监督不健全,政企政事不分、权力设租寻租的积弊。 《意见》提出,坚持“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不干预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不干预市场主体竞争,更多地关注煤炭领域发展规划、宏观调控、行业监管、社会民生、生态保护和恢复治理等,充分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要素流动、价格发现等方面的功能作用,用市场倒逼、优胜劣汰机制,激发企业内生动力和市场活力。改革目标:到2017年基本实现煤炭管理体制和管理能力现代化。

本文由新蒲京338棋牌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